落言小說網 > 萌妻逆襲:總裁大叔寵上癮 > 第267章 你到底是不是男人
    “……”晴空頓時到怒了,惡狠狠地等著顧長安。

    不過很快就氣餒了,顧長安說的也是實話,她確實算不上是什么頂級美女,江凌那種級別的才算。

    “你很介意,我跟江凌的過去?”顧長安這時候主動問了個問題。

    “在回答你這個問題之前,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如果當年你有收到那封信,你也知道江凌懷孕了,你還會娶我嗎?”晴空反問到。

    顧長安并沒有馬上回答晴空這個問題,他給自己倒了半杯酒,喝了之后才回到,

    “我應該會跟江凌結婚!”

    “我就知道,為了你的誠實,干一杯。”晴空說完,幫顧長安又倒了半杯酒,然后端起酒杯跟他碰杯,然后沒有等顧長安回應,將自己的那本杯酒喝了,還是不習慣喝酒,她的臉忍不住皺在一起了。

    過了好一會兒,晴空才抬起頭說到,

    “我不能接受你跟江凌的過去。如果你不跟我離婚的話,我也拿你沒有辦法,但我在未來的日子里估計會抑郁而終!”

    顧長安看著晴空,手指輕觸著高腳杯的杯身,眼神深邃,卻讓人一時之間看不透他在想什么。

    “你知道,我是因為什么跟你結婚的嗎?”晴空又繼續說到,“是因為星沉,那時候我聽說他在國外有女朋友了,我覺得我跟他這輩子都沒有可能了,就心灰意冷的。然后我又一直渴望逃離那個讓我覺得壓抑的娘家,所以當我遇見你的時候,就好像溺水的人,遇到了一塊能救命的浮木,想都不想就緊緊抱住了,這也是我當初為什么會不擇手段都要跟你結婚的原因。”

    “既然這樣,現在為什么想離婚?”顧長安平靜地反問到。

    “因為我我現在良心現,過意不去,在知道你跟江凌因為我錯過,還害了一條小生命后。”晴空應道。

    “信未必是你收的。”顧長安說道。

    “事實都擺在面前了,你還要自欺欺人嗎?”晴空看著顧長安笑了,然后搖了搖頭,“你不要跟我說你現在愛上我了,不舍得跟我分開。其實我知道你心里一直都是江凌,你只不過是礙于責任,才不同意離婚而已。沒有必要,真的沒有必要,拿自己一輩子的幸福,囚禁在一段有名無實的婚姻里。你不覺得很痛苦嗎?”

    “不覺得。我不會同意離婚的,你可以趁早打消這個念頭。”顧長安固執到。

    “為什么?”晴空錯愕地看著顧長安,她都說到份上了,不知道顧長安還在堅持著什么,難道他真的是榆木腦袋,就是一根筋到底?

    “因為我不可能讓你跟林星沉雙宿雙飛的,哪怕你的心不在我身上,人也要留在我身邊!”顧長安抬眸看向晴空,陰沉地應道。

    “你怎么這么變態!”晴空脫口而出罵道。

    顧長安沒有生氣,也沒有回應,只是又倒了半杯酒,繼續喝著。

    晴空覺得自己被顧長安徹底給打敗了,如果說她是傻子,那顧長安就是瘋子了。傻子怎么跟瘋子抗衡?

    晴空瞪了顧長安瞪了半天,瞪得自己都累了,覺得自己完全是浪費精力。

    她收回視線,繼續吃著小龍蝦,吃一口小龍蝦,就念叨一遍顧長安的名字,就好像她在啃顧長安的肉一般。

    顧長安絲毫不為所動。

    晴空氣餒了,開始耍賴一般,小龍蝦也不吃了,擦了一下嘴后,盯著顧長安說道,

    “長安,其實我剛才都是騙你了,我根本不是晴空,我為什么會承認自己是晴空,是因為這樣我的利益才能是最大化的。不離婚的話,我能堂而皇之地花你的錢,離婚的話,我也能分你一半財產。但這些的前提是我是許晴空,我是你太太。”

    “然后呢?”顧長安淡然地問道。

    “還有什么然后?”晴空不敢置信地盯著顧長安,覺得他的腦回路肯定不是正常人會有的。

    “你不是說你不是晴空,然后呢?”

    “也就是我現在可以離開你,不用經過你同意,因為我根本就不是晴空,不是你太太!”

    “哦!”顧長安應了一聲。

    “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的話啊!”晴空怒了。

    “聽到了!”相對于晴空的盛怒,顧長安顯得很平靜。

    “所以你要不要跟我離婚啊?”

    “你不是說你不是晴空,不是我太太,那我為什么要多此一舉地跟你離婚?”

    “……”晴空徹底詞窮了,也被顧長安打敗了。

    她覺得她跟顧長安已經夠徹底無法溝通了,他們根本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晴空后來也不問顧長安問題了,她一邊吃著顧長安幫她剝的小龍蝦,一邊喝著酒,然后滔滔不絕地自言自語到,

    “我說我不是晴空,你們為什么都不信呢?我真的不是晴空!

    我沒有一點關于晴空的記憶,我甚至想不明白,她為什么就那么懦弱好欺負,為什么要嫁給一個自己不愛也不愛自己的人,在娘家過得不快樂就想逃避,在娘江家不幸福也只想逃離。她為什么就不能堅強一點,強勢一點,為自己活一回?

    逃避能夠解決問題嗎?根本不能,只會讓欺負她的人更加得寸進尺,讓不愛她的人更加無動于衷,永遠得不到自己真正喜歡的人和東西。

    你說晴空怎么就那么蠢,那么笨,那么懦弱呢?”晴空在說最后一句話的時候,抬起頭看向顧長安。

    顧長安沒有回答晴空的問題,只是以一種讓人參不透的眼神凝視著晴空。

    “我跟你說,我真不是晴空,我才不像晴空那么傻那么笨那么好欺負。誰要是敢欺負我,我肯定會想辦法報復回來,加倍奉還。

    我也不想靠男人,男人都是不可靠的,哪怕結婚了,也一樣。結婚了才更危險,全職太太是這個世界最危險的職業,毫無保障可言。

    男人在外面花天酒地,彩旗飄飄,都不敢抱怨一句,就怕被掃地出門,沒有任何經濟基礎,只能流落街頭,乞討為生了。”

    晴空越說越激動,最后甚至伸出手,揪著顧長安的衣領繼續控訴到,

    “生不孩子,也要怪我,生不出孩子是我一個人的錯嗎?

    特么的說不定是你不孕不育,還要賴在我頭上。

    你特么是不是男人啊!”
七乐彩标准坐标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