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說網 > 逆行諸天萬界 > 第六百五十二章 天道四境!上蒼天庭危——
    這片血海,存在無盡久遠的歲月。

    曾經發生過難以想象的大戰,連天道級強者都隕落了不止一尊。

    血海通靈,誕生出了血色小樹這樣的存在,假以時日,或許,真的會進化成天道級的異樹。

    這樣一尊異寶,沒有人不心動。

    但是,在這血海之中,血色小樹不說無敵,卻能借助血海之力隱藏和遁走,即便是葉君也找不出來,不得不說有點可惜。

    而且,今日之因果留下,眾人搶奪了血樹的果實,將來血樹通靈離開血海,必定會找他們清算。

    接下來,葉君等人一路前行,并未再遇到活物。

    一直在血海之中,漂流了一個月。

    這足以讓人太震驚了。

    要知道,這可是葉君的速度,一個天道級強者的速度,竟然走了一個月都沒有走出血海,可見這片血海的廣闊。

    又過了幾天,終于,前方的景色發生了變化。

    在這片血海之中,竟然有一塊通天的石碑。

    起初,葉君以為又是一個天道級的大墓,但是走近了卻發現并非如此。

    “這是什么,這些碑文怎么看不懂?”石昊等人無比詫異。之前,那些大墓上的文字雖然古老,但是他們也多多少少都看得懂,但是眼前的文字卻完全看不懂了。

    “這是天道文!”葉君開口。天道文,就是天道法則凝聚出的文字,這種文字萬古長存,就算這塊石碑毀掉了,這些文字也會留下,烙印在這片天地間。

    葉君仔細辨認,不過很快他的臉色立時變了!

    “超越天道級的強者的留言?!”葉君自然震撼。

    碑文密密麻麻,真的很難辨認,是一種極高的法則凝聚出的道文,里面一些氣息,甚至超越了天道級的法則。

    葉君研究了半天,也只認出部分文字,因為有一部分超越天道級的道文就算是他也覺得晦澀難懂,不過,大概的意思還是能弄清楚的,里面的內容自然可讓人心驚肉跳。他很直接的把目光投向碑文末尾,這是最為讓他無法平靜的地方,落款太驚人心,自稱……不朽之路的失敗者。

    葉君當初和鴻蒙交談之后,了解了不少關于天道境界以及后面的境界的事情。

    畢竟,鴻蒙當初是從永恒之界逃下來的,對這方面的東西了解的比葉君多得多。

    根據鴻蒙所說,天道分為四境:“天人,天元,天羅,天極”

    天人,便是徹徹底底的掌控天道法則之人,獨立于天道之外,不收天道管控。

    天元,便是大千世界之力。神墓世界的天道便是天元的境界。

    天羅,便是天羅棋布,就是掌控無盡大陸,無盡世界,融合到一起的力量。

    天極,顧名思義,是天之極致。

    在天的后面,便是不朽。

    要知道,天也會隕落,世界會腐朽,天道也會滅亡。所以,無數的強者,都在追求不朽的道路。

    那是永恒不朽,真正的不朽,如完美世界,如永恒之界那般,永不朽。

    但是,這條路也是摸索的階段,能成為天道的強者,都是古往今來最為驚艷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但是卻沒有人走出了一條真正的不朽之路。

    所以,永恒之界的強者才會下界,要尋找傳說中的完美本源,只有得到完美本源,才有希望成就不朽。

    石碑上留言的這位就是天之極致的強者,甚至踏出了一條不朽之路。只可惜,他最后才發現自己的路錯了,前路斷了。

    天極強者,那是何等恐怖存在,幾乎走到進化路的盡頭,一旦到了那個層次,外人都不知道這種生物什么樣子,會蛻變成什么。

    無路可走,那就只能自己接續斷路!

    對于這種生物,就是葉君都又是驚嘆又是敬畏!

    “他自知生命無多,想尋找完美本源續命……”

    葉君在琢磨上面的文字,越是艱澀,他越是感興趣,因為,那可是修煉領域中最前沿的強者所留。

    大部分的意思被他破譯出來。

    這個古老的生物如同更久遠時代的天極強者般,到頭來終究是敗了,即將倒在修滅的路上,進入生命衰敗的中后期。

    此人想尋找完美本源,但是卻失敗了!

    這個級數的生物,自然曾經有過各種推演,認為完美本源真實存在。

    然而,當他下界來到此地,卻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劫難。

    下界有敵!

    天極強者,即便是在永恒之界也是無敵的存在,卻在下界的過程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大敵。

    一只黑手阻擾了他的行動,讓他困在兩界之中,遭受兩界之力的禁錮,幾乎身死。

    這片血海,就是他當初留下的。最后,這位天極強者猜測,完美大陸和永恒之界外,還有更為古老的世界存在。古往今來,或許真正的不朽者,打破了兩界的壁壘,前去了未知之處。

    在臨死前,這位天極強者留下了這塊石碑。很顯然有所發現,有所推演,想留下什么!

    但是,后面他卻自己抹去了,甚至在落款處他都沒有留下姓名。這種強者,一舉一動都有深意,或許是覺得沒必要留下姓名,或許是覺得自己不一定會死。

    葉君深知,這種級別的強者,可沒那么容易死。深知哪怕死了都能活過來。

    這位天極強者提及,他在兩界屏障之間,打破了陰陽混沌,從兩界之外,飛入了一個石棺。

    這位天極強者當時被兩界之力禁錮了,無法抓住石盒,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它飛走。不過,他最后一擊打中了石棺,從里面飛出了三顆種子。

    其中一顆落入了完美大陸,另一顆落在了血海中,還有一顆則消失不見了。

    石棺?

    葉君看著腳下的三世棺。

    三世銅棺本來是青銅所鑄,葉君腳下這具棺材和其他兩具不一樣,三具棺材葉君曾經都接觸過,這具棺材更為堅硬,而且經過天道能量的滋養之后,剝離了銅銹露出本來面目,竟然是一口石棺,難道就是這位天極強者提及的石棺?

    至于那棵血色的種子,難道是那棵血色的小樹?

    葉君本來就看得出,那棵血色小樹不簡單,或許能進化成天道級的存在,如果那真的說天極強者提及的那棵從未知世界飛來的血色種子,葉君可能還低估了它。

    葉君在此研究了很久,并未找到這位天極強者遺留的氣息,更別說兵器了。

    如此,葉君越發猜測這位天極強者可能并未死去。

    沒有其他收獲,葉君只能輕嘆一聲,帶著其他人再次上路。

    哧!

    石棺最后終于貫穿過血海,進入另一片天地——上蒼。

    “不錯,就是這種氣息!”

    無始大帝深吸了一口氣。他雖然是第一次來上蒼,但是,當初卻和上蒼的人交過手,當時他和小晨曦,葉凡,無始大帝,曹雨生他們走的是另外一條通道,半路上,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大敵。這種氣息,他一輩子也不會忘掉。

    終于走出來了,貫穿血海,來到彼岸,眾人深吸了一口氣,身體放松。

    這片天地很溫暖,靈氣比完美大陸都要濃郁不少,而且,還有一種奇特的氣息存在,給人一種永恒的感覺。

    放眼望去,遠處巨型島嶼懸浮,就在宇宙邊緣這一塊,毗鄰血海。

    眾人站在混沌霧氣中,眺望遠方,那些島嶼上山川秀麗,靈氣如潮。

    所謂上蒼,就是因為當年大戰異常激烈,留下許多遺跡,這片天地中,有星斗密布,也有很多島嶼、遺跡等直接就漂浮在宇宙中。

    按照那塊石碑所說,上蒼和血海其實就是永恒之界和完美之界的交界處,只不過無盡的歲月前,那場大戰將此地打碎了,一部分化作了血海,隔絕了兩界,另一部分接近永恒之界,也有一些永恒之氣泄露過來,讓這個世界有了一絲永恒的味道。

    “走吧,領略一下上蒼的風土人情!”

    葉君微微一笑,身上的氣息收斂,宛若一個凡人。

    其他人也都是人精,渾身氣息變幻了一陣,都將強大的氣息收斂了起來,甚至連身上的服飾都有了變化。

    他們剛來到此界,還是隱藏身份比較合適,顯然,上蒼和完美世界可是敵對派,如果讓人發現他們是從完美世界過來,恐怕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眾人從原地消失,很快,就飛躍了百萬里,來到了一個浩大的人類聚集地。

    “靈王城!”

    三個大字。

    這是一座王城,非常繁華。比之完美中的仙王城都不弱。里面的人口只怕不下百億,面積比行星還大。

    在它的周圍有很多遺跡,都漂浮在星空中,比如巨大的山體,不弱于星辰,一些恢宏的廢墟如同無數小行星排列。在城市的半空中,甚至有一些隕石,和破碎的小星球懸浮。

    那些半空中懸浮的小星球上面傳出強大的氣息的波動,不亞于仙王。可見,絕不是一般的人能住在上面。

    這就是上蒼,到處都是殘破宇宙,空中小行星漂浮,也有很多這樣的瓦礫地,遺跡眾多。

    可見這片地帶昔日曾經多么的不一般,打成這個樣子后,竟露出如此多的洞府等,散落星海中。

    龐大的靈王城中,湛藍大河滔滔,帶著少許太陰霧氣,非常的壯闊,從雪山起源,橫穿無數山嶺、高原地帶,足有百萬里長。

    但是不亞于是一個位面大陸。

    但是,最為繁華的地方,還是中心的王城。

    眾人進城,頓時感覺到滾滾紅塵氣,熱鬧無比,人來人往,車水馬龍,叫買叫賣聲不絕于耳。

    “一千五百年的紅云果做成的冰糖葫蘆,美容養顏,促進睡眠,靈藥中的精品,不好吃不要錢!”

    “飛龍肉,剛從星空中獵殺回來的六翼飛龍,烤的金黃鮮嫩,美味中的圣品,走過路過不要錯過。”

    “流金古劍,掘開遺跡后發現的史前圣劍,鋒銳無匹,一念間可斬妖魔鬼怪,煌煌劍光破云霄,罕見的精品!”

    ……

    可以說,這座巨城異常繁華,到處都是進化者,大街小巷間全是各族的修士,大多為人形生物,當然也有很多異類。

    “好多好玩的,好吃的……蘭諾姐姐,我們去逛逛吧!”黃蓉少女心冒了出來。

    聞言,蘭諾還沒答應,青鱗便道:“蓉兒姐姐,帶上我啊,美杜莎姐姐,咱們也去!”

    旁邊,幾個女準仙帝也是來了興趣。

    獨孤小萱更別說了,拉著獨孤小月就走。

    甚至,連人王都來了興趣。

    一群女人嘰嘰喳喳的離開了。看得石昊,無始大帝他們一愣一愣的。

    這些萬年單身狗怎么會明白逛街對于女人的意義?

    可以說,逛街兩個字,對于女人來說是通殺,不管是普通女人還是女仙人。

    葉君倒也不擔心她們的安全,這么多準仙帝,甚至仙帝,還能出什么問題?

    他和獨孤敗天魔主等人登上了城中最高的酒樓。

    “登天樓!”

    三個字即為霸氣,寓意非凡。

    登上此樓,確實可以俯瞰整個王城。

    能上來的,非富即貴,因為這里的消費實在是太高了。

    悟道古茶,神藥果汁,大鵬肉,龍肝鳳髓,只要你出得起價錢,什么珍饈都有。

    這種地方,也是最好打探消息的地方。

    因為,能出入此地的都身份非凡。

    身份越高得人,知道的消息就越多,否則到路邊的走卒小販去打探消息,最多也就是聽到一些風言風語,神話傳說。

    “最近上蒼可不太平,烽火四起,幸好咱們靈王城地處偏僻,戰火還沒燒到咱們這邊來!”

    “日子恐怕也太平不了多久了,天庭和永恒國度再次開戰,這一戰非比尋常,連天皇宮,太蒼圣地,九玄界也加入了戰斗,還有幾個頂級實力也牽扯了進去。”

    “據說,天庭的人請八景宮的那位出手,也不知道成功沒有,如果找不到幫手,這一回,天庭恐怕兇多吉少了,天庭之主雖然強大,但是一個人能碾幾個釘?”

    “我看是沒人敢幫天庭了,這個時候幫天庭,那就是和永恒國度,九玄界,天皇宮,太蒼圣地作對。尤其是永恒國度,據說這一次從永恒上界來了幾位大人,正是因為如此,天皇宮和太蒼圣地,九玄界才會選擇幫永恒國度攻打天庭!”

    葉君靜靜的飲茶,但是,石昊他們看到,葉君的眉頭已經如刀子一般立了起來。
七乐彩标准坐标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