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說網 > 初唐大農梟 > 第六十六章 給闞棱的建議
    闞棱是個實在人,知道自己的文化程度不高,所以學習起來的時候,十分的認真用心,僅僅是一天多的時間,他已經將制作豆腐的工序基本練熟了。

    晚飯時分,于秋在廚房里整了幾個好菜,獨自將他叫到了屋中用餐。

    “怎么樣?學的還好吧!”于秋在闞棱落坐了之后,先用勺子給他裝了一碗魚頭豆腐湯道。

    “再有一天,差不多就學全了。”闞棱美美的吸溜了一口魚腦髓之后道。

    他雖然是個山東大漢,但是常年在淮南水道上跑,經常吃魚,口味倒是與于秋相近。

    “那你想好了學成之后回去怎么處理令尊和李唐的關系么?”于秋繼續問道。

    聞言,闞棱停下了手中的筷子,面有難色的搖了搖頭。

    “我這里有個辦法,你要不要聽?”于秋微微笑道。

    “于主薄如果有可行的辦法,棱自是求之不得。”闞棱目露精光的盯著于秋的眼睛道。

    “我可以信任你嗎?”于秋同樣正色的凝視著闞棱的雙眼道。

    “棱雖然讀書不多,但卻也知道,大丈夫受人點滴之恩,當涌泉相報的道理,于主薄盡心教授了我制作豆腐之法,還提點了我義父現在的處境,使棱能早做準備,棱心中對于主薄只有感激,斷不會生邪念的。”闞棱十分誠懇的道。

    “好,我就喜歡像闞棱兄弟你這么實在的人,以后啊!別喊我什么于主薄了,和蘇大哥一樣,喊我秋哥兒就行,這個官本是劉黑闥硬塞給我的,想必你也知道,不管是制鹽的秘方,還是制作豆腐的秘方,都是咱們寡婦村研出來的,之所以將其獻給劉黑闥,答應他做這個官,其實是為了救濟這村子里里外外數千的饑民。”于秋拍了拍闞棱厚實的肩膀道。

    “秋哥兒高義,這里的情形,棱這兩天也看的清楚,打心里佩服你這樣的人。”闞棱也是性情中人,當即就改了稱呼道。

    “我這人吶,就是心太善,見不得無辜的人枉死,昨日跟你見面之后,我回去思索了一番,倒是覺得,有條路或許能解決你們淮南軍與李唐朝廷的矛盾,當然,我只是跟你說道說道,不過可不可取,還得你義父自己決斷。”于秋故作感嘆道。

    他之前并不與闞棱多說的原因,是因為沒有必要,寡婦村的氛圍,會讓所有待在這里的人,天然的對于秋生出崇敬之情,一個致力于養活窮苦大眾的人,簡直是太高尚了,讓他自然的崇敬佩服自己,反而比刻意的拉攏更有效。

    “不管有用沒用,棱都記下你這個人情了。”闞棱鄭重其事的朝于秋抱了抱拳道。

    于秋擺了擺手道,“其實也不用記什么人情,這件事情做好了,對于令尊和我,都有好處。”

    “愿聞其詳。”

    “此前我已經幫你分析過,令尊去長安,可能生死難料,因為,李唐朝廷不會允許一個擁有大量私兵的大臣存在,只有淮南軍徹底須失去對朝廷的威脅,朝廷才會罷休,像你義父這樣對淮南軍影響極大之人,肯定會被他們找理由鏟除。”

    闞棱點了點頭,算是認可于秋此前的分析。

    于秋繼續道,“令尊最想要做的,就是讓淮南軍的兄弟有個好的結果,為此,他寧愿犧牲自我,也在所不惜,其義氣之深重,令我佩服,不過,投靠李唐朝廷,卻不是他最好的選擇。

    因為,即便是令尊被朝廷設計鏟除了,淮南軍對朝廷的威脅也并沒有解除,甚至會因此揭竿而起,與李唐朝廷開戰,屆時,恐怕會是個死傷慘重,慘淡收場的結局。

    所以,我想要建議你義父向秦王李世民投誠。”

    “向李世民投誠?這跟投靠李唐朝廷有什么區別?”闞棱一時還沒有想明白,詢問道。

    “區別大了,李唐朝廷,是皇帝李淵說了算,是太子李建成說了算,是那幫世家子大臣說了算,他們會鏟除所有威脅他們皇位,或者威脅他們利益的人,令尊就是這樣的人。

    而李世民則不同,他麾下將領大多起于草莽,是靠軍功爬上來的,你或許不知道,這位秦王殿下正在與太子李建成爭皇位,你義父手中有兵,若是投靠于他,必被他所倚重,將來他若爭位成功,淮南軍也算是從龍之軍,能夠得到最好的封賞和安置。”

    聞言,闞棱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不過,仍然感覺有些怪怪的,于秋不是劉黑闥屬下的人么,怎么會建議自己投靠自己的敵人?

    見到他一臉疑惑的表情,于秋又道,“我剛才跟你說過,我并非想做劉黑闥屬下的官,只想帶領這數千饑民活下去,而且,李世民之前派人招攬我的時候,我也是這么說的,他知道我的這個想法。

    所以,如果你義父能投靠他,或許不僅能為你們淮南軍趟一條活下去的出路,也能為我們開辟一條活下去的出路,甚至讓大家都活的更好。”

    于秋越說,闞棱反而越迷糊了,問道,“怎么說?”

    “淮南軍如果投靠了李世民,李世民就會全力以赴的保證你們活下去,保證你們的利益,只要他不與太子兵戎相見,分出高下,你們的重要性都不可忽視,而你們到了李世民麾下,甚至,只需要向他表露這個意思,李世民都不會禁止你與我的往來,因為他知道,我想要保下的,是河北之地的窮苦百姓而已,他也不希望李唐收復的是一個全無生機的河北。

    只要你們淮南軍能夠通過水路與我們往來貿易,還會愁錢的問題么?到時候兄弟們個個都是富家翁,又何必舍命去為別人爭權奪利呢?”于秋解釋道。

    聞言,闞棱不由的想了想豆腐作坊里,那一框框精細的雪花鹽,這東西要是給他運回淮南,那可真是達了。

    “你說的辦法或許真的可行,不過,得等我回去和義父商量之后才做決定,而且,這還得看李世民那邊的態度。”闞棱考慮了一陣之后道。

    “當然,我相信令尊會做出正確的決定的,所以,你其實可以提前幫他探探李世民的口風,免得來來回回的浪費時間,引起李唐朝廷那邊的察覺和不滿。”

    “在返程的路上么?”

    “是的。”

    “好吧!反正我現在名義上也是李唐皇帝任命的水軍校尉,他應該不會拿我怎么樣。不過,你這邊這么多人吃飯,想要全都養活只怕不容易,我們淮南那邊也供應不出上萬石的糧食。”闞棱覺得于秋說的十分有道理,點頭道。

    于秋笑了笑示意闞棱快點吃東西,又道,“可不是全部要你們供應我們,我們自己也能生產,你需要做的,是給我們弄一些放大產出的東西,比如你們淮南的雞鴨種苗,或者豬崽,相信,有了錢,在你們淮南農戶的手中,不難收到這些東西。”
七乐彩标准坐标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