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說網 > 元尊 > 第八百九十六章 暴露
    第八百九十七章?暴露

    當周元身處萬術殿第十天時,那如磐石般立于石柱之前的身影終于是猛的一顫,然后那緊閉的雙目便是在此時緩緩的睜開。

    雙目之中,滿是驚嘆與狂喜之色。

    因為經過這整整十天時間的感悟,他終于是將那“陰陽雷紋鑒”的源術印記,烙印在了神府之中,期間雖說艱難,但好在的是有驚無險,還算是順利。

    周元心念一動,便是沉入神府,只見得此時神府之內,有一道閃爍著黑白雷光的印記存在著,那道印記復雜深奧,即便是周元感悟了將近十日,依舊是未能徹底明了其奧妙所在。

    不過好在的是印記一成,往后只要以源氣與神魂不斷的磨練,便是能夠發揮出其威能。

    當然,想要發揮出小圣術的完全威能,那不是神府境,甚至也不是天陽境能夠做到的,唯有源嬰境或者法域境,方才能夠真正的將小圣術的威能展現出來。

    不過即便并非是全部的威能,小圣術的力量,也遠非天源術可比。

    神府內,無數源氣星辰閃爍,有著星光傾瀉而下,落在那黑白雷電印記上,而印記則是來者不拒,宛如一個黑洞一般,將那磅礴雄渾的源氣盡數的吞入其內。

    而且不止是源氣,周元眉心間的神魂,也是在將神魂之力渡入神府內,然后涌入印記之中。

    這就是“陰陽雷紋鑒”的奇特之處,其他的小圣術,或許只是需要源氣的溫養,可它卻不同,它需要源氣與神魂的雙重力量。

    源氣為陽,神魂為陰。

    這是周元十日時間的領悟,也就是說,想要凝煉出源術印記,需要源氣與神魂的交融,否則的話,單有其一,根本無法修出印記。

    此術簡直就是搭配著混沌神磨觀想法而成的。

    “不愧是師父所創啊,對同脈弟子還真是友好。”周元感慨萬分,然后心滿意足的退出神府,對著眼前的斑駁石柱彎身一禮。

    而就在此時,周元周身的空間再度劇烈的波動起來,他知曉這是退出大殿的跡象,也不驚慌,保持鎮靜。

    空間扭曲,四周變幻,下一刻周元就又出現在了那充滿著檀香味道的書房之中。

    當他出現時,書房內的兩道身影便是將目光投注到了他的身上。

    周元有些奇怪,因為他發現郗菁的目光似乎是帶著一種無奈,而那位木霓元老,則是似笑非笑。

    “周元,恭喜你啊,得了一卷不錯的小圣術。”木霓笑吟吟的道。

    周元顧不得木霓那有些古怪的眼神,連忙道:“還得多謝木霓元老指點。”

    木霓笑道:“謝我做什么?你還是多謝謝你那師父吧。”

    周元心頭猛的一震,面上卻是不動聲色,道:“我的師父?我的師父并不在天淵域啊。”

    “那他在哪里?”木霓微笑道。

    周元一滯,干笑道:“木霓元老這么關注我那無名師父做什么?”

    “他如果還算無名的話,這混元天還有幾個人有名?”木霓輕哼道。

    周元沒辦法了,只能看向郗菁,而后者沖著他尷尬的一笑,道:“霓姨她知道了。”

    周元嘴角一抽,他這就暴露了?!

    郗菁望著周元那有點崩潰的眼神,無奈的道:“本來她也不確定的,但你都在她眼皮底下得到了“陰陽雷紋鑒”,她哪還能不確定?”

    周元頓時郁悶起來,敢情那“陰陽雷紋鑒”是木霓元老放出來的誘餌,就是想要試探出他的身份!

    他瞧著眼前那一臉溫柔的美婦人,心中苦笑,這些法域強者,果然沒一個是善茬。

    不過雖說身份被揭穿,但周元并沒有太過的驚惶,畢竟看郗菁的神色,雖說有些無奈,但并沒有什么擔憂之色,顯然她并不覺得此事被木霓知道會帶來什么麻煩。

    “小家伙,現在可以說說,那老東西現在在哪吧?”木霓優雅的端著香茗,輕笑道。

    周元訕訕的道:“師父倒是沒事,但卻因為某些原因,不能歸來混元天。”

    木霓抿了抿紅唇,看得出來,她的身子在此時微微的放松了許多,想來是終于確定了蒼淵的生死情況。

    “我知道他是有大事謀劃,我們插不了手。”木霓輕輕一嘆,能夠將蒼淵那般實力都逼得不能回混元天,她哪不知道是何種層次間的博弈,面對著那種層次,只要她一日未曾踏入圣者境,就插手不得。

    周元點點頭,道:“木霓元老...”

    “既然你是蒼淵的弟子,就隨郗菁叫我霓姨吧。”木霓溫和的道。

    周元看了郗菁一眼,見到后者也是點點頭后,于是就沒有矯情,道:“霓姨。”

    同時心中嘀咕,這木霓長老似乎關系跟蒼淵師父不一般啊...難不成還真是師娘不成?

    “霓姨,有關于我身份的事情,務必要保密,否則會帶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周元提醒道。

    木霓螓首微點,表示知曉。

    “另外既然霓姨能知曉我的身份,那玄鯤宗主他們會不會也會有所察覺?”周元忍不住的問道,霓姨身份不同,如果知曉他的身份倒是無事,可如果被玄鯤宗主他們知道,卻是讓人難以放心。

    木霓輕笑一聲,道:“他們不會知曉的,我會有所察覺,其實是當年我也觀摩過混沌神磨觀想法,對此頗為的熟悉,再加上郗菁對你非同一般的看重,所以才生出了一點疑心想要試探一下。”

    “而結果呢...似乎出乎預料的好。”說到此處,她也忍不住的笑出聲來。

    周元臉上火燒火燎,他之前咬餌的吃相,想必是有些傻乎乎的。

    木霓神色溫柔,眸光看了周元一眼,然后從袖中取出了一枚綠石吊墜,綠石之中,有著極為澎湃的生機之力源源不斷的涌現。

    “我看你似乎是修煉過一種需要生機的源術,正好此道是我所擅長,這是我所煉制的“生生玉髓”,其中蘊含著磅礴的生機,往后你修煉時,也不必再去找尋那些古木之精。”

    “嗯,就當是我給你這晚輩的一個小小的見面禮吧。”

    周元望著那綠石吊墜,忍不住的吞了一口口水,木霓所說的生機源術,應該就是他所修煉的太乙青木痕,此術雖然沒有給他帶來多少的戰斗加成,但卻是能夠給他帶來極為強大的肉身修復力。

    如果不是仗著有此術護身,周元與人戰斗,也根本不敢那般的兇悍。

    只是此術所凝煉的青木痕需要不斷的以古木之精內的生機補充,頗為的麻煩,如今木霓給他的這“生生玉髓”,卻是能夠讓得他在一段時間內免去這種后顧之憂。

    所以,根本就拒絕不了!

    “霓姨,師父有您這樣的紅顏知己,真是他老人家的福分。”周元恭恭敬敬的接過“生生玉髓”,毫不客氣的掛在了脖子上,然后認真的道。

    木霓掩著嘴,眉眼間滿是笑意,顯然對于周元這嘴甜的話很是喜歡。

    一旁的郗菁沒好氣的看了周元一眼,這家伙啊,也太會拍馬屁了。

    嗡!

    而就在此時,忽有一道流光破空而出,鉆進了郗菁腦中。

    郗菁雙目微瞇,眸光微顯凌厲。

    “怎么了?”木霓見狀問道。

    郗菁撇撇嘴,道:“長老團傳來的消息,說北邊的三山盟有些異動,也不知道究竟要做什么。”

    木霓柳眉微皺,道:“三山盟這些年倒是越來越跋扈了,以往蒼淵在的時候,他們可是不敢有半點的蹦跶。”

    郗菁道:“他們也玩不出什么花樣,我會盡快處理。”

    她站起身來,看向周元,道:“既然你已得到“陰陽雷紋鑒”,那接下來就先好生磨練,另外自身的實力也不要松懈了,如今九域已經在商討九域大會,想必時間也不久了。”

    “九域大會上的那些對手,可不是呂霄能比的,萬萬輕視不得。”

    周元點了點頭,神色鄭重,接下來這段時間,他的確需要好好的閉關一次了。

    不論是尚未凝煉的山靈紋,林靈紋,還是自身神府的打磨以及新得到的這“陰陽雷紋鑒”,都需要他靜下來好好的感悟與磨練...
七乐彩标准坐标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