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說網 > 元尊 > 第八百九十四章 挑選小圣術
    寂靜的大殿中。

    周元沿著一根根斑駁的石柱緩慢前行,他好整以暇,饒有興致的盯著每一根路過的石柱,將其上的那道小圣術皆是仔仔細細的來回觀摩。

    雖說無法觀摩出修煉之法,但感應著那一絲絲泄溢出來的恐怖氣息,卻是能夠讓得他對那種神秘的法域本源產生出足夠的敬畏與向往。

    在觀摩著這些小圣術的時候,周元則是在心中對自己下達了一個小目標,先達到法域境!

    似乎也不遠,等他突破神府,踏入天陽境,再過得源嬰境,那就直接到法域了!

    努力!

    周元在心中給自己鼓舞了一番,然后再度邁步走向前方的斑駁石柱,這石柱上面的光團內部,黑氣繚繞,隱隱間顯露一道巴掌大小的黑鏡,鏡面上有黑氣化為古老的字體。

    “玄魔鏡術!”

    周元微微感應了一下,眼露奇光,這道小圣術倒是奇妙,似乎是能夠映照敵人,直接是將對方復制出來,并且具備對方的一些實力。

    不過奇妙倒是奇妙,但真要真實對戰的時候,應該還是只能起到一些騷擾的作用,畢竟周元可不相信,這玄魔鏡術能夠復制出對方完整的實力,那樣的話也太變態了,就算是真正的圣源術,也難以做到吧。

    所以他在感嘆一番后,繼續邁步。

    諸多斑駁石柱被周元跨過,一道道在外界難得一見的小圣術不斷的落入眼中。

    “九禽扇!”

    “離火天罩!”

    “北冥劍經!”

    “......”

    短短不過百來丈的距離,周元愣是走了半柱香的時間,那一卷卷小圣術看得周元幾乎是挪不動步伐,越看到后面越是心癢難耐,甚至都有著一種想要盡數卷走的沖動。

    不過雖然眼熱得不少,但周元依舊還是未曾做出選擇,因為在這些小圣術中,他并沒有生出那種心動的感覺。

    于是他秉承內心,沒有胡亂做出選擇,繼續挑選。

    只是他的步伐雖慢,但大殿終歸是有著盡頭,于是,當周元來到最后幾根石柱的時候,目光終于是有些停留。

    在他面前的石柱上,有著一道金色光團,光團內,有一卷金頁。

    “巨靈神訣!”

    周元舔了舔嘴唇,這道小圣術,算是一種肉身源術,一旦修成,施展開來時,天地源氣吞入腹內,身軀暴漲百丈,千丈,萬丈,宛如巨神一般,舉手投足間,足以搬山填海,毀滅力十足。

    這是一種真正用來戰斗的小圣術,若是修成,對于戰斗力的提升不言而喻。

    周元躊躇了片刻,然后深吸一口氣,就要伸出手掌對著那金頁抓去。

    而就在周元手掌距離那金頁越來越近時,某一瞬間,他神情忽的微動,隱隱的似乎是聽見了一道細微的雷鳴聲,于是他的手掌停住,有些疑惑的偏過頭看向不遠處。

    只見得那里,還有著一根斑駁石柱。

    這讓得他有些驚疑,因為他明明記得,這大殿內只有三十九根石柱,眼前這根,又是什么時候冒出來的?

    周元微微猶豫,然后便是邁開步伐,緩緩的來到了那一根石柱面前。

    石柱頂部,光團之內,有雷光浮現,那雷光格外的奇特,竟是呈現黑白兩色,給人一種極為特殊的韻味。

    雷光掠過,有古老字體閃現。

    “陰陽雷紋鑒?”

    ...

    充滿著檀香的書房中,郗菁與木霓盯著眼前的光鏡,光鏡內部,便是正在挑選著小圣術的周元。

    “這小家伙還挺挑剔。”木霓見到周元挑選了半天沒有結果,不由得淡笑一聲,道。

    郗菁笑吟吟的道:“霓姨,周元的潛力可是不差,未來我天淵域不見得不會再出現一位法域。”

    在沒有人的時候,郗菁對木霓的稱呼變得無比的親近,顯然雙方的關系極近。

    “這么看好他?”

    木霓一笑,旋即道:“據說如今天淵洞天內還有傳聞他是你這位郗菁元老的面首呢...”

    郗菁撇撇嘴,道:“無非便是玄鯤宗主那老東西暗中放出來惡心我的,沒必要在意,這老家伙此次吃了大虧,也就只能搞這些小手段了。”

    木霓意味深長的道:“是嗎?我還真以為你們有什么關系呢。”

    郗菁不動聲色的道:“我們能有什么關系,難不成霓姨還真覺得我會看上一位神府境啊?”

    說著話時,她的眸光一直看在光鏡內,待得見到周元伸出手對著一根石柱抓去時,眉尖微挑,道:“巨靈神訣?這家伙還真是暴力呢。”

    不過,光鏡內周元伸出的手掌最終又是停了下來,然后忽然轉向對著一根石柱而去。

    “又改變主意了?”

    郗菁一怔,然后看向周元所走向的那根石柱,而等到她瞧得那黑白雷光時,臉頰頓時忍不住的一變,道:“霓姨,這陰陽雷紋鑒怎么也放在這里?!”

    “怎么?有什么問題嗎?它也是一卷小圣術啊。”霓姨微微一笑。

    郗菁啞然,陰陽雷紋鑒的確也只是小圣術,但它跟其他的小圣術不一樣,其他的小圣術只是法域強者所創,可這陰陽雷紋鑒,卻是她的師父蒼淵大尊所創!

    而且蒼淵大尊在創出此術后,也未曾傳授給誰,畢竟那個時候郗菁已經踏入了法域境,自然不再需要小圣術,于是此術就交給了木霓保管。

    木霓可從來不會將師父的東西拿出來,她一向都當做寶貝藏著呢!

    可怎么眼下,她卻是將此術放在了殿內?!

    郗菁眼神變幻,心頭猛的一緊,這是霓姨在試探周元!

    她發現了周元的身份?!

    在那一旁,木霓玉手端著香茗,輕輕的一抿,眸光掃了郗菁一眼,似笑非笑的道:“怎么?你似乎看起來有點緊張?”

    郗菁干巴巴的道:“沒有,怎么會呢。”

    “那就好。”

    木霓慵懶的靠著椅子,托著香腮,眸光卻是帶著一種灼灼之意的盯著光鏡內,慢悠悠的道:“看起來,這小家伙跟那個老東西還是挺有緣的啊,畢竟尋常人可無法察覺到那陰陽雷紋鑒的玄妙呢...”

    只是,在說起老東西三個字時,素來溫和的木霓族長,也是有些咬牙切齒。

    郗菁對此,只能嘴角微抽。

    她已經能夠確定,霓姨可能是真的察覺到了什么...
七乐彩标准坐标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