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言小說網 > 元尊 > 第八百四十六章 木柳到訪
    四閣中沒有不透風的墻,所以當風閣這第一日的神魂操練結束后,那慘不忍睹的操練結果,很快也是傳遍了四閣。

    “哈哈,那周元也真是異想天開,他真以為憑借著風閣那爛底子,能夠在天炎祭上跟我火閣競爭嗎?”火閣閣主樓,聽到這個消息的朱煉忍不住的大笑出聲,滿臉的戲謔。

    其他副閣主也是笑容玩味,這短短數月中,周元的確是讓得風閣有了巨大的改變,甚至還創造出了四母紋,如果按照這種情況持續下去的話,風閣的確是有著壯大的可能。

    但這神魂造詣,卻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夠提升上來的,畢竟以往的風閣在每年的天炎祭上,根本就是混吃等死!

    如今周元突然間想要他們崛起,哪有這么容易?

    呂霄的神色還算是平淡,道:“雖說風閣在神魂造詣上面的底子差,但那周元有些邪門,還是不能小覷。”

    朱煉點點頭,道:“放心吧閣主,我們火閣也是在開始操練了,我會時刻緊盯著。”

    之前在那雨州,他被周元嚇得倉惶而逃,如今想來,實在是狼狽不堪,但他又明白,論起戰斗力的話,他遠不如周元,若是正常情況,他想要找回場子可謂是難如登天,可眼下的天炎祭,卻是給了他天大的好機會。

    在這種神魂為王的祭祀中,他的作用甚至將會超過呂霄。

    這一次,他正好可以一雪前恥,好好的羞辱那周元一通!

    那周元雖說能耐不小,但此次的天炎祭,他們火閣占據著絕對的大勢,在這種大勢面前,那周元再能蹦跶,也將會被他鎮壓下去。

    “對了, 木閣那邊怎么說?”朱煉看向呂霄,問道。

    他說的自然是聯合山閣,木閣一起在天炎祭上打壓風閣的事。

    呂霄淡淡的道:“暫時還沒回音,不過我想木柳是個聰明人,他應該知道,我火閣此次對打壓風閣是勢在必得,他若是不長眼,也就別怪我們連他們一起收拾了。”

    朱煉輕輕點頭,這是在逼木柳站隊,如果木柳優柔寡斷無法做出選擇的話,那么待得他們將風閣收拾后,木閣就是下一個目標。

    以往的天炎祭,他們火閣還不好吃相太難看,還算是給木閣留了一口肉,可今年情況不同了,如果木閣不識趣,那么他們也只能跟風閣一樣,去吃殘羹冷炙,不,今年...

    他們連湯都沒有一口!

    ...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中,四閣變得平靜了許多,因為都是在為了那即將到來的天炎祭做著神魂操練的準備。

    在天淵域中,當年蒼淵大尊為了吸引混元天內的諸多散修天驕,設置了兩種充滿著誘惑力的修煉福利,其一自然就是四靈歸源塔,而其二,便是這每年一度的天炎祭。

    四靈歸源塔,取決于自身修煉,而天炎祭,則是更偏向于整體,這顯然也是當年蒼淵大尊故意所為,或許是為了培養團體意識。

    不過能夠成為天淵域用來吸引外域天驕的誘餌,天炎祭的效果自然是超乎想象的好,九十九位天陽境強者傾盡全力的提供天陽炎,而這些天陽炎在經過天陽鼎的增幅與凈化后,其效果將會被提升到一

    (本章未完,請翻頁)

    種難以想象的程度。

    這種天陽炎一旦吸收煉化,不僅能夠錘鍛肉身,而且還能夠淬煉源氣,令得源氣更為的精純與雄厚。

    面對著這種原本只有天陽境強者才能夠擁有的寶貴修煉資源,就算是強如呂霄這種,都是心有垂涎,更何況其他的人?

    而且,對于很多四閣的成員來說,恐怕就算是總閣主之爭,在他們眼中的吸引力,都不見得就會比天炎祭來得高。

    總閣主之爭固然會決出最高的榮耀,但能夠去爭奪這個榮耀的人屈指可數,他們九成九的人,只能夠在外成為旁觀者,可天炎祭不一樣,這是一個整體的盛典。

    他們所有人都要參與到其中去爭斗。

    所以,雖說這段時間四閣平靜下來,但誰都能感覺到那平靜下有暗流涌動。

    ...

    十日之后。

    風閣,閣主樓樓頂。

    此時天色漸暗,但在周圍的那些訓練場上,還有著風閣的成員在操練著神魂,而經過這十日時間的操練,大部分風閣成員總算是勉強有了一些樣子,最起碼不會再如十天之前那般狼狽。

    不過,以周元的眼光來看,他們的神魂掌控還是非常的粗糙,頂多只能勉強以神魂凝聚成長針來進行攻伐。

    當然周元也知道,這不能以他的眼光來看,畢竟這些人也不修行源紋,動用神魂之力的次數自然是少得令人發指。

    “勉強能夠用來做一些簡單的防御與攻擊了。”周元自語一聲,如果到時候他再居中指揮一下的話,倒也是能夠形成一些規模性的神魂攻勢。

    但周元也心知肚明,光憑這些,根本不足以和火閣競爭。

    不過好在周元也沒有真的將勝算放在他們身上,此次的勝負關鍵點,還是他準備的“魂燈術”。

    想起魂燈術,周元便是將目光從遠處拉了回來,開始將心思投注到這十日時間時刻都在研究的這道蒼玄七術之一的源術上面...

    魂燈術頗為的特別,因為這是一種作用于神魂之力的特殊源術,它的催動方法也不是依靠源氣,而是依靠神魂。

    這十日的研究,也讓得周元時刻在感嘆這魂燈術的玄妙,而正是這種研究的加深,方才讓得周元在那天炎祭上的以下克上有了一些信心。

    在依仗著四母紋的銷量所帶來的利潤下,周元直接讓伊秋水準備了十份修煉魂燈術所需要的材料,這十日時間中,周元嘗試了三次,都是以失敗而告終。

    不過周元對此并不沮喪,只要在失敗中吸取經驗,他有著把握在天炎祭來臨前,初步的將魂燈術所修成。

    周元想著,雙目便是再度閉上,繼續在心中推演著魂燈術的修煉之法。

    不過,他的雙目剛閉,忽然眉心間神魂光芒一閃,睜開眼望著閣主樓之外的那片樹林中,道:“木柳閣主既然來了,為何不現身?”

    隨著周元聲音的落下,只見得那里的樹林微微波蕩,一道人影似乎是從樹體之內緩緩的走出,身形一閃,就出現在了樓頂上。

    正是木閣的閣主,木柳。

    “這么晚了,木

    (本章未完,請翻頁)

    柳閣主怎么來我風閣?”周元有些訝異的道。

    木柳依舊是那副干凈得不惹塵埃的模樣,連頭發仿佛都是被清洗了多次,整個人顯得俊朗出塵,此時的他有些無奈的撓撓頭,道:“想了好多天,還是打算來找你。”

    “怎么了?”周元疑惑的道。

    木柳撇撇嘴,道:“呂霄聯合了山閣,此次天炎祭要傾盡全力的打壓風閣,應該是想要阻擾你借此再做精進,呂霄此次應該的確是動了怒,甚至還找上了我們木閣。”

    “他給我們開出了三成天陽炎的好處,要木閣聯合他們,讓風閣此次慘敗!”

    “周元,如果是三閣聯手,不論你有什么手段,都不可能翻盤的。”

    周元的瞳孔也是為此時微微一縮,他沒想到呂霄這次竟然舍得付出這種代價,所為的就是來遏制他的提升。

    正如木柳所說,如果三閣聯手,在絕對的大勢下,任何的手段都是毫無用處,包括魂燈術。

    “周元,雖然我不喜歡呂霄那家伙,不過我也得為了木閣眾多成員的利益考慮,他可是給了不小的好處。”木柳說道。

    “理解。”

    周元點點頭,木柳和他交情也談不上太深,人家會前來提醒他,其實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不過,他卻不打算真的讓木閣被呂霄拉走。

    周元面露沉吟,旋即道:“火閣給的條件不錯,不過不知道木柳閣主有沒有興趣也賭一次大的?”

    “什么意思?”木柳眉頭微挑。

    周元雙目微瞇,眼中有著寒光浮現,一字一頓的道:“我們兩閣聯手,干掉火閣,山閣,平分天陽炎!”

    木柳面露驚容,道:“就算我們聯手,也斗不過火閣,山閣的。”

    周元平靜的道:“火閣交給我風閣對付,木閣只需要纏住山閣。”

    “風閣怎么可能斗得過火閣?”木柳忍不住的道。

    “那就得試試了。”周元淡笑道。

    木柳緩緩的道:“你這給我的感覺是以卵擊石,太瘋狂了,我恐怕無法說服木閣其他的人。”

    周元眼眸微垂,道:“如果木閣愿意,那么此次天炎祭,不論最終成敗,以后每個月,我可以以普通四母紋的價格,向你們木閣提供三百道高品質的四母紋。”

    “嘶。”

    木柳吸了口冷氣,眼神忽然有著灼熱之色涌出來:“是那號稱有五成效果的四母紋?!”

    對于這種高品質的四母紋,他早就有所耳聞了,但可惜的是這高品質只提供給風閣的一些高層,根本不外泄,買都買不到!

    周元輕輕點頭。

    木柳眼神不由得有些變幻,他掙扎了十數息,最終眼中掠過一抹狠色,呂霄那混蛋,以為丟出點骨頭就能讓他木柳屈服?那也真是太小看他木柳了!

    “既然你敢提出這種瘋狂的打算,想必你是有點貨的,我的感覺一直很準,也罷...”

    “這次我木閣,就陪你瘋一把!”

    “干了!”

    (本章完)
七乐彩标准坐标走势图